经典三级,6P.NET站,AV.NET
经典三级,6P.NET站,AV.NET
日本情色,6P.NET站,AV.NET
日本情色,6P.NET站,AV.NET
强奸乱伦,6P.NET站,AV.NET
强奸乱伦,6P.NET站,AV.NET
出轨 黄网,6P.NET站,AV.NET
出轨 黄网,6P.NET站,AV.NET
处女 幼女,6P.NET站,AV.NET
处女 幼女,6P.NET站,AV.NET

乐园 PARADISE 第23话

另类小说   2023-03-21   

<p> 乐园 paradise 第23话 </p><p> 温斯顿饭店1201号房apr 06洁丝敏 </p><p>-噢不…又来了…</p><p> 诡异的抽痛自小腹逐渐蔓延开,这样的症状从昨晚开始频频出现,洁丝敏皱 着眉头轻揉腹部,却无法消除一丝一毫的痛楚。 </p><p> “哈哈哈…怎么了母猪?老子的超级大屌是不是要把你给撑爆啦?”沃尔福 用力拍了拍洁思敏的俏脸,加大抽插的力道:“痛的话就叫啊!” </p><p> “不…不会…”洁丝敏根本无法从沃尔福粗鲁又笨拙的性交技巧享受到快感, 已扩散到腰际的疼痛更叫她冷汗直冒。 </p><p> “操你个屄!你这人妖母猪真难搞!”沃尔福朝她掴了一巴掌,白嫩脸颊上 立刻出现一道火红的巨大掌印。 </p><p> “抱歉,主人…我…”洁思敏试图露出一丝愉悦的神情,然而腹腔令她作呕 的抽痛却让她喷出泪来。 </p><p> “哇哈哈哈,对,对!就是这个表情!总算被我的大屌干到哭出来了吧你这 死人妖!”沃尔福欢唿似地乱吼,狠狠地拉扯着她的乳尖。 </p><p>“不呀呀呀呀呀呀!”全身痛苦纠结在一起,洁丝敏不禁发出凄厉的哀号。</p><p> “就是这样!哇哈哈哈,再叫得大声点啊!”沃尔福大力掐捏着洁丝敏的巨 乳,两粒嫩白的乳肉被揉得通红. </p><p> “呀呀呀…主人…好痛…求您…轻点啊呀呀呀…”痛不欲生的洁丝敏眉头紧 锁,满脸泪水苦苦哀求着。 </p><p> “哈哈哈!老子就是要干死你,叫!给我大声地叫啊!”沃尔福像头疯狗似 地高速抽插,朝洁丝敏的红肿乳豆大力一拽。 </p><p> “不要…不要啊咿咿咿咿咿呀呀呀呀呀!”洁丝敏高声哀嚎着,痛楚已扩散 到下半身,髋关节与耻骨又酸又疼。 </p><p> “……哈…噢操…我操…操操操!哈哈…爽啊!这人妖骚屄真是太爽了!” 沃尔福狠狠掐住白皙的双腿,将精液射进温软的女体. </p><p> 洁丝敏却没有得到平时做爱完的满足,只觉痉挛与绞痛更加剧烈,仿佛注入 体内的是某种强酸,由里而外腐蚀着她的性器官。 </p><p>-结束了…结…休息…我需要…休息…</p><p> 沃尔福拽着洁丝敏的秀发将她提起,将瘫软的肉茎凑到她嘴边:“来!快帮 老子吹硬!我待会还要用它操爆你这只母猪的肛门!老子要让你每次拉屎都想起 我的大屌!哈哈哈哈哈!” </p><p>-不…我…请饶了我…</p><p> “鸢尾花”公寓apr 06洁丝敏 </p><p>-回…回来了…总算…</p><p>洁丝敏拖着沉重的步伐,一拐一拐地爬上楼梯。</p><p>像是挨了数十枚拳头的疼痛仍旧盘据下腹,整副骨架仿佛都要散了。</p><p>-只要进门…我就可以…躺在软绵绵的床上…</p><p> 然而现实并不打算放过她,不幸就像连锁的化学反应,一而再三地让她亲身 体会还有什么事能更加糟糕。 </p><p> 年久失修的灯泡断断续续地闪烁着昏暗黄光,洁丝敏用颤抖的手从肩包里找 出钥匙,却没想到一不留神脚踩空,整个人踉跄地摔下楼梯,肩包里的物品也跟 着散落一地。 </p><p>-我的天…痛…好痛…</p><p> “呜咿…呀啊啊啊!”洁丝敏挣扎爬起,左脚踝却传来更猛烈的刺痛,让她 跌回地上。 </p><p>-噢…该死的…</p><p>她放弃起身的念头,寻找着能作为拐杖的替代品。</p><p> 钥匙圈、纸巾、随身镜、手机…四周除了从肩包掉出的物品外,只剩下被几 包垃圾、空酒瓶和被折断的鞋跟。 </p><p>-噢不…这双高跟鞋是我最爱的…</p><p>洁丝敏只能大声唿救或匍匐爬上楼梯,然而不管哪种选择都十分难堪。</p><p> 她不敢拿起手机向卡若琳或瑟芮妮求助,她害怕被两人见到这样的窘态,让 自己更加被瞧不起。 </p><p> 洁丝敏撑起虚弱的身躯,手肘与肩膀也传来阵阵刺痛,这才注意到双臂也被 划破好几道创口。 </p><p> 她倚着墙蹲坐角落,一手扣着扭伤的脚踝,另一手摀住胀痛的小腹,俏脸深 深埋在膝盖间. </p><p>-…为什么…为什么是我…</p><p>眼泪不争气地落下,滑过脸庞沾湿亚麻色的裙摆.</p><p>与客人们接触前,洁丝敏还幻想能享受被调教时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。</p><p> 实际上这些嫖客花了大把钞票,只把她当作一条叫声销魂的双性母狗、长着 巨大肉茎的充气娃娃,为了满足各种变态欲望与幻想而存在的活体玩具。 </p><p> 尽管如此,催眠与调教而诞生的奴性早已牢牢在潜意识扎根,让洁丝敏无法 抗拒命令,本能式地满足男人的欲望,为了满足成瘾的病态欲火,任由长短肥瘦 的阴茎在她体内冲刺。 </p><p> 但洁丝敏不明白为什么每晚仅剩疲惫与空虚留在身上,她与老师们交媾时令 人失神的快感、久久难以退却的高潮,如今都只剩破碎的记忆。 </p><p>-别…别再…折磨我了…</p><p>腹腔的肿痛剧烈地令她直打冷颤,她试图回想点快乐的往事来分散注意力。</p><p>然而痛苦却唤醒酸楚与恐惧的记忆,缭绕黑夜的梦魇再度浮现.</p><p>瑟芮妮与卡若琳嫌恶的脸孔充斥脑海,洁丝敏越是抗拒就越是清晰。</p><p>-…不…我不要…不要…</p><p>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什么事,洁丝敏已经痛得没法思考了。</p><p>“洁丝?”熟悉的叫唤声击碎幻觉.</p><p>-是…卡若琳吗…</p><p> “噢天!洁丝,真的是你!”卡若琳急急忙忙上前,扶起蹲坐在地上的洁丝 敏:“发生甚么事?你嘴唇都发白了!” </p><p> “不…我…可以…自己走…”仅存的自尊不允许她在心仪对象面前示弱,更 不愿像个婴儿般接受帮助,洁丝敏抽回虚弱的手臂,孱弱的身体因失去重心再度 倒地:“啊噢!” </p><p> “你脚受伤了?”卡若琳注意到她肿胀的脚踝,迅速转身上楼:“等一下, 我去叫芮妮姊。” </p><p>“…等等…”洁丝敏气若游丝地阻止,却只能看着卡若琳的身影离开视线。</p><p> “哇!怎么搞的?你看起来糟透了,大小姐!”瑟芮妮赶到楼梯口时,反应 比卡若琳还夸张。 </p><p> “呜呜…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…”这一刻洁丝敏的情绪终于崩溃,她知道弄 花的妆有多难看,却仍无法克制地纵声大哭:“…别…呜呜呜…别看我…” </p><p> “我们先回家吧…”瑟芮妮将洁丝敏拉起,和卡若琳托住她的双肩:“抓好! 小公主,别又摔一次了。” </p><p> “鸢尾花”公寓302 室apr 06洁丝敏 </p><p> “抽…抽筋(cramps)?”洁丝敏满脸疑惑,她当然抽过筋,但以往的痛苦 都不及这次千分之一。 </p><p> “芮妮姊指的是经痛(menstrual cramps)…”卡若琳贴心的解释,小心翼 翼地包扎她的扭伤。 </p><p> “噢…原来…这就是经痛…”止痛药开始发挥效果,症状已经比十分钟前好 多了。 </p><p> “你在开玩笑吧!”瑟芮妮从厨房探出头,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:“你从来 没过经痛?” </p><p> “这个…我…”洁丝敏摇摇头,当了19年男孩的她怎么可能会懂那是什么样 的酷刑。 </p><p> 讽刺的是,被改造得更敏感的性器神经虽然带给洁丝敏更刺激的快感,却也 让生理痛的症状比一般女孩更加严重。 </p><p> “哇…那你过去还真幸福呢!”瑟芮妮递给她刚暖好的热敷袋:“欢迎沦落 凡间,小公主。” </p><p> “…谢谢…”洁丝敏将热敷袋放在肚脐上,暖意慢慢渗进腹腔,纾解那些令 人作呕的不快。 </p><p> “不过,你真能撑呢,洁丝!我可能连一小时也受不了。”卡若琳露出钦佩 的眼神:“一整天耶,你到底怎么办到的?” </p><p>“不知道…”洁丝敏不好意思地耸耸肩:“可能…我特别有这方面的才能吧!”</p><p>“拜托!大小姐!”瑟芮妮白眼:“这种才能不要也罢!”</p><p> “这倒是真的,洁丝. ”卡若琳用包了冰块的毛巾敷在她的脚踝伤处:“会 弄垮自己的。” </p><p>“嗯…我了解。”洁丝敏咬起下唇。</p><p> “不!洁丝敏,我们是认真的!”瑟芮妮表情严肃地加重语气:“这段时间 你必须好好休息,别再接客了!” </p><p> “可是什么时候会有…等等!…你…你知道我的工作?”洁丝敏从迟疑的神 情瞬间转为诧异。 </p><p> “其实…我觉得你这种慢半拍的反应有时还挺可爱的。”瑟芮妮笑了出来, 拍了拍她惊呆的脸蛋:“对,我们知道,从你住进来的那天我们俩就都知道了。” </p><p> “放心,洁丝. 我们会知道是因为…”卡若琳轻轻握住洁丝敏颤抖的手,安 抚着她的情绪:“我们也一样…” </p><p> “一样都是“肮脏小母狗”或“淫荡的贱货”,被调教成该死的泄欲工具, 用来满足那些臭男人…”瑟芮妮叹了一声,带点自嘲的苦笑:“…你不会鄙视我 们吧?” </p><p>“绝不!我怎么可能…”洁丝敏急忙澄清。</p><p>-原来…她们也都和妈咪一样…和我一样…</p><p>想起夏绿蒂,洁丝敏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的坠炼。</p><p> 卡若琳迳自从她的包包里拿走手机:“这东西由我们代为保管几天,你就负 责好好休息,洁丝. ” </p><p>“不过如果我…”</p><p> “大小姐,我们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!”瑟芮妮用强硬的态度打断洁丝敏: “不管出什么事都由我们负责,你只管养好你的伤,明白吗?” </p><p>“可是…”</p><p>“明?白?吗?”瑟芮妮双手叉腰,字字分明。</p><p>“…明…明白了…”洁丝敏被盯得浑身不自在,只得点头答应。</p><p>“非常好,乖女孩!”瑟芮妮这才满意的点点头.</p><p> “对了对了,你有准备卫生棉条吧,洁丝?还是比较习惯用棉片?”卡若琳 随口问问,不料又换来洁丝敏一脸错愕。 </p><p>从没用使过这些女性必备的生理用品,她又怎么可能有所准备呢?</p><p>“噢…这…这个…”洁丝敏难以启齿.</p><p> “…唉…如果你习惯棉条,我的放在浴室置物架最上层,要棉片就找小琳拿 …”瑟芮妮又是叹气又是摇头,完全被这个生活白痴给打败:“需要教你怎么使 用吗?” </p><p>“噢不…这个我会…”洁丝敏赶紧结束话题,免得又被当作异类。</p><p>-那些东西应该都有使用说明吧?</p><p> “那就赶快休息吧,洁丝,熬夜也会让症状更严重的喔!”卡若琳像保姆哄 小孩上床般催促着。 </p><p> “嗯…谢谢你们!”洁丝敏摸摸已经安分许多的小腹,脑海却随之产生一个 让她更困扰的念头. </p><p>-如果真的有月经…那不就代表…代表我会…? </p>